<var id="d3dap"></var>

  • <form id="d3dap"><small id="d3dap"></small></form>

    1. Find

    2. Explore

    3. Universe

    4. Ghost

    5. Discuss

    6. 口述:北京,地下室-206號房間鬧鬼事件!

      6466 人圍觀   發布時間:2016-06-07 18:19   作者: MadKing

      口述:北京,地下室-206號房間鬧鬼事件!

      【UFO中文網】口述:首先說一下,這個故事發生在北京市的海淀區,至于具體的地方我就不交代了,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煩。?
      2005年初,公司新招了幾個新人,其中唯一一個本科學歷的女孩,被安排到了我們組。當她第一天來辦公室報道時,我就覺得這個女孩有點不對勁,但又說不出哪有問題,只是覺得她的黑眼圈很重而且臉色不太好,最奇怪的是從她的臉上我能感覺到有種“霧氣”。?
      其實她人長得還算不錯,五官挺清秀的,個頭也挺高,當時她身上穿了一件黑色帶帽子的棉襖,拉鏈一直拉到脖子那,穿的跟個棉花包似的,另外,還帶著個厚厚的毛線手套。就這樣她還表現的好像很冷的樣子,我很奇怪,因為辦公室溫度很高,我為了散熱甚至都開窗子。?
      讓她坐下來后,我看了一下她的資料,女孩姓李,叫“李媛”,竟然是東北老鄉,23歲,2003年畢業于南方xx大學,之前在南方的一家公司做了一年的企劃。看完這些,隨即我又問了幾個我們公司業務的問題,看來她對這一塊還挺了解的,于是我又詳細的跟她講了一下她應該負責的任務,接下來才側面了解了一下她的情況,感覺還不錯。?

      李媛這女孩平時不太愛講話,但對待工作還是很認真的,來了不到一個月就基本把業務都熟透了,平時還真沒出過什么錯。唯一的一點就是 她老病怏怏的,有點孤僻,中午吃飯的時候大家都是結伴到外面吃,而她老是自己一個人在辦公室里吃泡面,而且經常下了班也老是借故留在辦公室里不愿回家。有幾次樓下的保安告訴我說,看見她晚上一個人還在辦公室里過夜,當時保安查夜時她說是加班。可我知道她的工作量沒那么大,根本不用通宵加班的。我開始以為她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?在賭氣?又或者是身上沒錢了?租不起房子?雖然很多疑問,但因為她剛來公司不久,彼此之間不太熟,加上又是上下級關系,所以有些私人問題沒法問。再說了 她在公司里住也沒給公司帶來什么麻煩,所以我就沒太在意,也沒多想,只是提醒她晚上別睡太晚。?

      這樣又過了一陣子,我們組因為當月業績拿A,我們老總給我們這組人在飯店訂了個包間,給我們慶功。就這樣,下了班大家就都過去了。我們老總這人“懼內”,每天雷打不動的6點必須回家,死胖子敬了大家一圈后就撤了,然后就是我們這組人山南海北的吹,除了工作什么都談。?
      酒這東西就這樣,它可以讓兩個素不相識的人迅速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。?
      當喝的差不多的時候,我發現李媛一個人裹著厚厚的羽絨服,像個小貓一樣的蜷縮在沙發的一角,顯得很可憐,大伙都有節目,不能冷落了她一個啊。借著一些酒勁,我準備了解一下她的內心世界,因為我總覺她身上的那層“霧氣”很詭異。?
      “小老鄉 過去跟大家聊聊 一個人坐著不悶嗎??
      “哦 沒事 我看你們聊挺好的”說話間她站了起來,下意識的保持著距離。我示意她坐下然后又接著問道:“你身體沒事吧?平時老覺得你好像不太舒服”。?
      “嗯 沒事 就老是感覺冷 不過都習慣了 呵呵?
      “嗯 出門在外可得把自己照顧好了 免得讓家里人擔心?
      接下來半天她也沒說話,只是一直低著頭。我以為她是困了,我就準備起身跟大家在接著喝,剛站起來就聽李媛向我說道:主管 您能幫我個忙嗎??
      “幫什么忙?怎么了??
      “嗯 我不想在我那里住了 我想換個房子 可我對這邊不太熟, 您能不能幫我找一下??
      “搬家啊 行啊 回頭我給你找找 對了 說到房子我一直有個疑問 大堂的保安跟我說你好幾次都在公司里留宿,你為什么不回家睡呢?你男朋友呢??
      “額 我沒有男朋友,我在公司里住是沒辦法的,我租的那個地方......不干凈 我不敢再住了.。?
      “嗯 北京有些城鄉結合部環境是不太好,衛生也不行......?
      我說的不是指衛生 是 那個.....東西。?
      “什么東西??
      “是個女的 我從來沒看清過她的臉 我 覺得是....鬼!?
      口述:北京,地下室-206號房間鬧鬼事件!


      雖然她說話的聲音不大 但看著她的表情不像是撒謊 并且從她的眼神里能看出來她說的應該是真的。?
      “鬼?你還見到了??
      “嗯?
      “額 這個可不是開玩笑的 那你住什么地方??
      “xxx小區地下室?
      “哦 那個小區我知道 是xx大學的家屬院,那一片樓的年頭可不少了,你怎么會找到那地方去呢??
      “因為那里便宜,每月才150塊錢。?
      “嗯 聽說那里的房租是很便宜 但好像住的人不多啊。?
      “是少 整個地下二層就兩個人住,一個是我還有一個歲數大的男人,剩下其他的房間都是空的。?
      “那你怎么知道有鬼呢?是在你房間里嗎?那你怎么不搬到上邊一層呢??
      我一連串的問題問了出去,她沒有馬上回答我,而是用力的裹了裹棉襖,然后才慢慢的把她遇到的事情說了出來。?

      口述:北京,地下室-206號房間鬧鬼事件!


      李媛說她是去年秋天搬到這個地下室的。因為她當時剛剛辭了原來的工作,身上并沒有多少錢,在報紙上見這里房租真的很便宜,于是就按著地址找到這來。?
      值班室里坐著一個肥豬一樣的中年婦女,正在織毛衣,聽李媛說要租房,中年婦女連眼皮都沒抬,牙縫里擠出來一句話:-1沒有了,-2還有幾間,要住的話先登記。?
      “我能先看看房間嗎?李媛弱弱的問道。?
      “嗯 等一下。磨蹭了一會兒,中年婦女終于把她那碩大的屁股從椅子上抬了起來,從墻上摘下來一個大圓盤樣的東西,整個圓盤密密麻麻的掛了兩圈的鑰匙,就這樣,李媛跟在她的后面往地下二層走,李媛說她當時的感覺就像是進了古時候的監獄,胖女人手里拎著一大盤鑰匙走在前面,每走一步都發出“嘩啦 嘩啦”的聲音。李媛下意識的往兩邊看了看,雖然沒有什么東西但還是有點陰森森的涼意。?
      下了兩層樓梯后一拐彎就見到一扇厚厚的水泥門,水泥門對著一個長長的通道,通道的兩邊都是緊閉的房門,看不見一個人影。“白天可能都去上班了吧?”李媛想到。?
      通道里的燈光不是很亮,因為棚頂都讓一些粗細不等的管道站滿了,所以顯得很暗。這里的通風不是太好,空氣中總是有股淡淡的發霉味道。當走到通道中間時,胖女人停了下來,懶洋洋的說道:就是這間了。只見她在大圓盤上翻了半天,終于找到鑰匙打開了房門,李媛抬眼看了看,門上寫著-206號。?
      當房門打開后立刻就能聞到一股“說騷不騷,說臭不臭的味道”就像是衣服發了霉一樣,胖女人馬上就打開了屋子里的窗戶,這是一個半地下室的地方,有一個窗,雖然看不見光但是可以通風,所以屋里也不是很潮。?
      李媛就用眼睛掃了一眼這間屋子,左側有一張單人床,在靠近窗子的地方有個寫字臺和一把椅子,再就沒有其他的家具了,墻上貼著一些過氣明星的海報,除了地上的一些廢紙需要打掃以外,房間里還算整潔。?

      “這個房間還可以吧?胖女人問道。?
      “嗯 還….行 吧。?
      “那就上去登個記吧。?
      “哦 對了這底下二層有衛生間嗎??
      “有 你出了門往里面走到頭就是了,衛生間是男女共用的,上廁所自己盯著點,洗簌就在廁所外間,不過沒有熱水,要熱水得到-1開水房打,不過沒壺一元錢,地下室不許做飯、不許用“熱得快”、電爐子,違反規定就罰款,知道嗎??
      “哦 知道了。?
      在值班室李媛跟這個胖女人磨了半天,終于達成了每月150一次**半年的租金,拿了鑰匙后,李媛就拖著行李下去了。?
      進屋關上門她就開始鋪床,因為背著個大包還拖著個旅行箱實在是累壞了。弄完床躺下就不愿起來了,因為她當時是頭沖里躺著目光正對著門口,這時她才發現門后的掛鉤上還掛了個東西??
      李媛過去摘下來一看,這是一件女式的吊帶背心,當時她心想可能是上一個房客忘記了拿吧?然后就隨手又掛上了,回到床上倒頭便睡。?

      睡了不知有多久,突然被一個噩夢給驚醒了,睜開眼一看屋子里漆黑漆黑的!她摸索著起來打開了燈,心里感覺很奇怪,自己明明沒有關燈啊?這時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,已經是半夜1點多了。她坐在床上發了會兒呆后,心想反正也睡不著了干脆收拾屋子得了。?
      掃完了地,她就把衣服從箱子里拿了出來就都掛到門后了。然后就準備把一些小的東西都放到寫字臺的抽屜里,當她拉開其中的一個抽屜時見里面有很多用過的草稿紙,上面寫的好像是論文一樣的東西,當時因為嫌占地方,于是她就都拿出來連地上的廢紙就都給裝到一個垃圾袋里了。?
      開始住進來幾天沒發現怎么樣,只是覺得這二層好像是沒什么人,再就是那個廁所挺讓她害怕的,因為廁所里裝的是聲控燈而且還不太靈敏,每次到了廁所門口發現里面都是黑咕隆的,而且進去后老是能聽到有種怪聲音,有時像是在低低的聲音說話,有時又像是在低聲的哭。?
      這個問題她也問過那個胖女人,胖女人只是告訴她那是樓上排水管道的聲音。?
      當李媛說到這時我不得不插一句嘴,我問道:像這種環境你還敢住?別說是一個女孩,就算是大老爺們我覺得也沒幾個敢住的,反正我是不行。?
      “是 開始我也覺得害怕,但不住這住哪呢?其他的房子租不起,我當時又沒有工作,不過當時我沒有往這方面想,只是覺得環境幽暗了點,其他的到也沒什么,我這個人還比較喜歡安靜,不喜歡人多鬧哄哄的。?
      “那后來呢??
      “后來那個胖女人見我一時也找不到工作,就給我介紹了一份“校對”的活,可以把稿子拿回來做,我那時就每天在屋子里除了吃飯、上廁所以外,我基本不出門。那時每月能賺個7-8百塊錢。
      ?
      “那你碰到那個東西是什么時候??
      “是去年的春節,不過之前也有過幾次,就是在半夜的時候聽見寫字臺前的椅子響,抽屜被拉開的聲音,當我打開燈時又什么都跟原來一樣了,但從打我扔了那件衣服以后那個東西就開始了…….?
      春節李媛沒有回家,她把這幾個月攢的兩千塊錢寄了回去,打了個電話說是工作忙,沒時間所以就不回去了,因為她不想家里人替她操心。?
      年三十那天她把屋子收拾了一下,當她拿下門后的衣服時發現當初那件吊帶背心還掛在那呢,于是就拿下來連同垃圾一塊給扔了。?
      晚上在上面看完電視后就回來睡了,因為是過年嘛所以她就沒關燈,但睡到后半夜的時候耳邊好像聽到有“沙 沙”的聲音!好像是誰在紙上寫字呢!!!等她睜開眼一看眼前的景象讓她頭發根都豎了起來!!!?
      一個女人,長頭發的女人穿著她白天剛剛扔掉的那個吊帶背心,背對著她,坐在寫字臺前正寫著什么。?
      李媛當時差一點就喊了出來,還好她及時用被子堵住了自己的嘴,緊緊的閉著眼睛,心里想著“這是夢 是做夢”,不知過了多長時間,當她睜開眼睛再看時,那個女人已經沒了。窗子是開著的,但寫字臺上的稿紙還在,只是上面什么字也沒有,李媛知道那個稿紙不是她的,因為她從來就沒買過稿紙。?
      李媛這時不敢再看下去了,她下了地穿著拖鞋就跑到值班室去了。當她把屋里有鬼的事情說了以后,胖女人臉上的橫肉一顫,但馬上又說道:不可能,你看花眼了。?
      李媛告訴她確實看到有個女人坐在那里寫字,并且窗子是開著的。(當時的窗子是鐵框的,而且在里面插上外面根本打不開)?
      最后胖女人給出的結論是:屋里進去賊了,要她檢查一下是否丟了東西。?
      當李媛提出想換個房間時,胖女人告訴她說:-1層還是沒有空房間,要換還是換下面的,李媛當時提出不想住了,希望能把剩下兩個月的錢退了,人家告訴她,“這是公家的事,已經入賬了退是退不了了,要不住可以馬上搬走”。一句話就把李媛噎到那了,是啊 不住了往哪搬哪?身上又沒錢,大過年的總不能睡大街上啊,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還得住。?

      口述:北京,地下室-206號房間鬧鬼事件!


      但接下來就是李媛噩夢的開始。?
      李媛回到自己屋里以后,就找了根繩子把窗子的把手都綁緊了,然后又把桌上的那些稿紙統統給扔了,又從箱子里翻出一把小小的水果刀,就這樣手里攥著小刀才又睡著了。?
      早上起來后去衛生間刷牙時,在水池前剛接好了水,就覺得身旁過去一個人,只一閃就進了衛生間,好像她覺得這個人的身形和衣服很眼熟,突然一下想了起來,這不就是出現在我屋里那個女人嗎!!!她怎么到這來了?她上廁所怎么沒聽見里面的門板響?還有就是她在我身邊過我怎么沒聽見腳步聲?想到這 李媛臉都沒洗就往回走,當她剛邁出衛生間外間的門口時,就感覺后面有人!!!?
      李媛沒有馬上回頭看,其實她也不用回頭看了,她用眼睛的余光已經看到了身旁的長頭發!李媛的心馬上就揪到了嗓子眼兒,她怕后面的“東西”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或是在背后抓住她的脖子。李媛現在的處境就好似在路上遇到了野狗一樣,跑又不能跑,只能假裝平靜的慢慢走,但還要隨時提防這個東西撲過來。?
      終于 走到了房間的門口,李媛顫抖著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,然后迅速的進屋 關門 插門沒有多余的動作 一氣呵成,還好,那個“東西”沒有跟進來。?
      坐在床上緩了緩神后,李媛就開始收拾行李,她發誓要搬出這個鬼地方,但翻到自己的錢包時她猶豫了,沒錢往哪搬?坐在那想了想最后只能放棄。?
      中午的時候透過窗子上面的天井還能見到一點點的陽光,此時李媛也餓了,她趴在門里仔細的聽,發覺沒有異常后,這才試探著將房門打開了一個縫,走廊里除了昏暗的燈光就是死亡一般的安靜,當確定沒有危險后,她才出來關上門飛快的往樓梯口跑去。?
      外面雖然陽光明媚,但此時畢竟是冬天,尤其是北京的冬天,風大,干冷。春節期間差不多的中小飯店都放假了,大酒店到時營業呢,但是她去不起,只能買包方便面就著火腿腸坐在地下室的入口處干啃著。即便是這樣她也覺得無比的安全,最起碼她此時眼前見到的都是人。?
      整個一下午李媛就在街上漫無目的的瞎逛,但幸福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,很快又到了晚上,李媛極不情愿的回到了地下室,還好在她住的那一層又新搬進來了一個人,是個40多歲的“禿了頂”中年男人,“禿頂”見到她時還沖她微笑著點了點頭,李媛也微笑著點了一下頭,雖說這個男人長得那么的猥瑣,但 畢竟是活生生的人,這讓李媛多少感覺到了些許的安慰,心情也好了不少,還主動跟禿頂男打了招呼:您是剛搬來的吧??
      “呵呵 不是 我住這好幾年了,只是平時不太出門,我是寫書的,以后有事就到斜對面的這個房間找我。?
      李媛這時才感到自己并不孤單,終于有同類了,她有些激動,甚至有撲到這個禿頂男人的懷里的想法。由此看來,很多的女生愛一個男人,或多或少的就是因為這種環境逼出來的安全感。?
      回到屋里李媛習慣性的看了看寫字臺上有沒有稿紙,沒有,“看來那個東西今天沒有進我的屋子,嗯 但愿這一切都過去了”?
      躺下看了會書,她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。恍惚間覺得 門 開了,一個留著長長頭發的人“飄”了進來,李媛此時心里明白 “又是她”!!!?
      此時李媛想動、想起來,但身上好似被什么東西按住了一樣,連手指都動彈不得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“她”飄到自己的床前,事到如今李媛反倒沒有那么害怕了,她想看清這個女鬼到底想干什么。?
      “女鬼”在她的床前站下后就再沒有動,就這么面對著她。但是李媛卻看不到她的臉,只能看見她長長的頭發遮在面前。?
      這時走廊里突然傳出“咣啷”的一聲,然后就聽見一個男人“誒呦呦”的叫喚聲,李媛這才從床上一下子坐了起來,她轉頭看了看房間四周,那個女人已經不見了,原來是夢。打開房門一看,原來是那個“禿頂”摔了個狗啃屎,把洗臉盆都摔癟了。“禿頂”看到李媛還解嘲道:呵呵 地滑 沒看清,我沒事 沒事。?
      望著禿頂的背影,李媛剛想喊他,想告訴他廁所里有不干凈的東西,但 禿頂一閃就進去了。
      李媛告訴我打那以后夜里經常能見到那個女鬼來,每次不是在寫字臺前寫東西就是坐在她的床上,雖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,但她明顯能感覺到自己身體越來越弱,怕冷 ,怕光。她猜想這個女鬼肯定是不想她住在這里。?
      李媛講到這,我才明白了她為什么老是留宿在公司而不愿回家住,我覺得我應該幫她,我告訴她 最近就不要回去住了,就住公司的會議室吧,那里有大沙發,還有暖氣,老總那里我會去解釋的。?
      第二天我就發動我所有的朋友找房子,很快在公司附近找到了一個一居室,至于房租嘛公司先墊付,慢慢扣吧。?
      事不宜遲,找到房子的當天,我通知組里的所有人:下了班,誰也不能走,幫李媛搬家,我肯定是要去的,不為別的 我只是想看看這個“女鬼”長得如何。還有就是那個“禿頂男”也很神秘。?
      當我們到了地下室的時候,值班室那個胖女人不在,看來是出去了,我們只能等她一會兒了,搬家嘛 總得跟房東說一聲的 何況李媛還有押金在這呢,于是幾個人就在門口的臺階上閑聊,我們說話的主題就是李媛住的那個鬧鬼的房間,這時有個男人路過門口,聽見我們說到地下二層的事情就站了下來,聽了一會兒插嘴道:你們說的是地下室那對兩口子吧??
      “兩口子?是兩口子嗎李媛?你不是說就一個女鬼嗎?我轉頭問道。?
      “是啊?我住的那個房間就一個女的,挺長個頭發的,嚇死人。?
      “呵呵 是兩口子,女的在我們學校進修研究生,男的是她老公,1999年來的我們這,男的好像是個作家什么的,整天寫書。后來聽說那個男的在院子里搞了一個女學生,兩個人鬧了起來,最后男的把女人給勒死了,自己也喝了藥了。當時整個地下室讓公共安全專家局都給封了,都傳里面鬧鬼,我們這兒的住戶都不往里去,我連看我都不看,這幫丫的,為了掙幾個糟錢兒,又他媽給開了,真他媽孫子。?
      我們這時互相看了看,我上前問道:叔兒,您說的那個男的是不是個禿頂??
      “嗯 沒錯,就他,我原來見過他,丫的 這孫子一看就是個“臊炮”。?
      聽到這 我抬眼看了看李媛,“你那個房子里還有值錢的東西嗎?”?
      “也沒什么值錢的,就是幾件衣服,還有幾本書。?
      “得 咱不要了,撤吧 回頭大伙兒給你買幾件得了,再折騰下去別再把那個禿頂的給招出來了。?
      說完大伙都爭先恐后的上車,車到拐彎時 我回頭看了一眼,恍惚間覺得地下室門口站了個人!是個禿頂的男人!!!。?

      0 個評論

     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      奇米一区二区三区四区